凤凰彩票 > 安全教育平台登录 >

安全教育平台有杂音广告植入背后套路深代表呼吁立法_金羊网新闻

发布日期:2018-11-13 19:08来源:未知

  昨天,羊城晚报头版独家报道,广州市中小学生安全教育专项活动不知何故与一个企业的微信公众号捆绑在了一起,此号最近9天就发了16条广告,让家长不胜其扰。广州多家中小学和幼儿园无意中成为这家企业公号的“推销员”,144万个孩子和家庭在接受安全教育的同时,可能也被迫接受了广告“轰炸”。

  产生这一现象的缘故是什么?在追问背后原因的同时,也有不少家长提出了担心和疑虑:通过学校、幼儿园发通知,这样的“吸粉”方式是否合适?公共的资源和平台,能否交由一家公司操作?家庭隐私会不会泄露?

  羊城晚报记者围绕“广州市学校安全教育平台”和“广州教育百师通”微信公众号开展查访,发现这背后似乎隐含着一盘错综复杂的商业棋局。

  进入“广州市学校教育安全平台”,“广州教育百师通”(safe0002)微信公众号的二维码就在首页跳出。平台本身基本上都是安全教育的内容,并没有看到商业广告的内容。然而,进入“广州教育百师通”微信公众号,正如家长反映,广告开始出现,甚至头条文章都不乏广告。

  记者发现,此账号主体为“北京百师通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这家公司2016年7月19日即被列入工商部门经营异常名录,原因是“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这家公司同时注册了“小学安全教育”、“幼儿安全教育”与“中学安全教育”和“百师课堂”等多个微信公众号,截至记者发稿时,这些号都在正常推送。

  这些微信号除了推送安全类的科普文章外,也推送不少课程培训和图书团购的广告。同时,多条书籍销售的广告,都将用户导入一家名为“百师书屋”的网店。记者查询知悉,这家网店是通过实名认证的网店,网上展示出的营业执照为“杭州安康应急教育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刘娟”。

  无独有偶,另外一个名为“教育百师通”的微信公众号(safe01)和“杭州教育百师通”(safe0571)的微信公众号,账号主体同为“北京安康建兴应急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经查询,前者是个大v,几乎每日头条推文的阅读量都是10万+。据“新榜”排名和估算,此号活跃粉丝为115.4万人,在教育类自媒体公众号排行前列。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北京这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名字也叫“刘娟”。

  耐人寻味的是,三个“百师通”的微信号都以“safe”打头,非但广州与杭州百师通的微信头像logo是一模一样的,三个号每天推送的内容甚至连标题也都基本一样,有时只是头条换个位置,有时可能某个号会少推送一两篇文章,但从标题到内容基本都是一样的,三个号类似“葫芦娃兄弟”,而且三个账号都指向同一家“百师书屋”。

  由此可见,虽然“广州教育百师通”、“小学安全教育”、“百师课堂”这几个号与另外两个“百师通”的账号主体不是同一家公司,但有高度可能性是同一集团的微信矩阵,甚至可能是同一批“小编”在编辑、包装、推送。

  记者联系“百师书屋”,一位工作人员确认可以通过他们的多个账号推送微信广告,也在与国内多家出版社合作卖书,但截至记者发稿,他仍未确认微信广告的收费价格。

  有教育界业内人士透露,“教育百师通”隶属的公司是一家垂直领域的新媒体科技公司,主业是教育类电商。“教育百师通”相当于“总舵”,在各地也有“分舵”,多个微信号形成矩阵,加起来粉丝号称已达千万之巨,在教育领域深耕多年。虽然,记者从推送文章的分析,它在“内容”上做得难言专业,比如,很少有原创文章,更多的是剪刀加糨糊整出来的“教育鸡汤”。

  据了解,国家教育部基础教育司为落实《中小学公共安全教育指导纲要》,发文鼓励推动各地利用现代信息技术手段,逐步实现学校安全教育科学化、常态化和信息化。该司委托中国教育学会选择适当地区开展相关实验和试点工作;并要求“所有实验和试点工作都应坚持公益性原则,不得收取任何费用”。

  广州市被列为实验区,去年9月,广州市教育局举办了广州市安全教育实验区启动仪式,正式启动全市中小学安全教育推进工作,还将安全教育纳入对各级教育部门和学校的重点考核。

  几乎所有受访家长都高度肯定了安全教育工作,认为重要而且必要。同时也有家长说,安全教育平台的课件也做得比较生动活泼,有一定的教育意义,即使每月不时要花时间完成学校布置的安全教育“作业”也没觉得造成太大困扰。但是,相当多家长都留意到了微信平台推送广告一事,有的家长选择对此忽略,关注了但并不打开;有的家长则说,为免干扰,每次完成作业还要取消关注。

  “公益的归公益,商业的归商业”,受访家长张一夫(化名)认为:安全教育是公益事业,在此过程中不应出现商业广告捆绑,特别是不应由教育部门出面来指定和推广企业的公众号;如按市场规律运作,能满足家长的痛点,完全也有可能让家长痛痛快快掏钱,比如儿童定位手表、安全座椅等。

  记者采访了专注做儿童安全教育的微信公众号(艾德叔叔)创办人邹立晖。他表示,儿童教育这块“蛋糕”近年来逐步被市场重视,通过政府资源获取用户量的现象在行内已成惯例,比如一些app其实也是商业公司开发运作,但是学校要求孩子的作业也必须通过这些app,他们也会推广告,这种情况下,被视作公共资源的教育领域也免不了沾染上了很多商业的味道。他建议,教育部门或者行业学会在选择合作对象或者政府购买服务时,应该更慎重,选择更专业的服务商,对彼此的权责利也要做好协议与约定。

  对教育部门而言,怎样在做好教育工作、引导广大师生家长的同时,做好网络服务的监管工作,显然是新时代的一道新考题。

  广州市人大代表、律师梁国雄就此提供了一种思路。他表示,首先,安全教育应该是公益性质,这是应该明确的。家长们之所以会感到愤怒或者因此吐槽,是因为感觉公益性质的平台被商业利用了。但是,我们更应该思考的是:有没有从立法方面入手,规定这些公益平台不能进行商业运作?如果是法律的空白,我们应该填补它,而不是让这些平台“野蛮生长”。“如果所有的公益性平台都不允许做任何商业操作,即使只靠政府投入可能也会难以为继,而且到头来花的也是我们纳税人的钱。这种时候可能我们要考虑的是,有没有其他的社会组织介入”?

  他认为,如果在一个公益平台看到少量适度的广告,大家应该可以接受,但如果频繁地推送广告,确实有点难以接受了,此事关键在于“度”,在于明确的约束与规定,不能因此将公益的属性改变了。他举例说,公交汽车同样扮演社会公益事业角色,比如在香港,法律允许它在满足公共利益的情况下有一定比例的盈利空间,大家对此并无非议。梁国雄曾经为一家广告公司担任法律顾问,他说,广州的公交车站站台广告就是有明确的相关规定的,必须有三分之一留给公益广告。他表示,这个例子放在学校安全教育平台上是否也可以有所参照呢?

教育部考试中心